新笔趣阁 - 玄幻奇幻 -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- 第五百零七章 万古盛事!

第五百零七章 万古盛事!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声通传出来,整个九尊府千万里地界再现鸦雀无声的寂然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大天宫宫主,竟然同时亲身莅临!

        这份震撼,让每一个人都是有一种眼冒金星的微妙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盛况,此世不枉!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看到圣心殿等殿主前来,就已经感觉此乃毕生仅见之盛事,哪想到,还有更大的震撼在后面,差点就震惊的背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即便是各殿殿主们圣主们,一个个的头昏脑涨,头晕目眩。他们本感觉自己能亲自过来,已经是给足了云尊面子,哪想到三大宫主居然也来了,这一比较下来,自己到来那点优越感,荡然无存!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哪怕是他们,能够见到到三大天宫宫主的机会,也不是很多!去天宫述职,接待他们的,要么是几位实权长老,要么是几位圣子之一,早已经形成惯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一个草创不久的派门竟然同时得到这三位的同时莅临,不可思议难以想象!

        三位宫主相视一笑,正要抬脚进去之时,却听见一声呼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三个,等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声一现,全场震撼,东方浩然等三大宫主已经是此世绝颠存在,鼎足而三久矣,却是再难找另一人能够与之并驾齐驱,这个认知早已深植玄黄修者心底,而此时此刻,竟有另一人敢如此说话,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场所有人诧异之余齐齐循声看去,那声音乍现之时好似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,然而话音刚落,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一条人影,突然间在空中闪现,下一刻,已经落下来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蟒九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浩然忍不住叫了一声,顿时笑了起来:“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舍得走出你那天罚圣地,这算是静极思动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贯以来的想法还是没有错的,此世在九尊府此次盛典之前,确实再无人可以与东方浩然等三人比肩,来者……虽然可以与东方等三人比肩,但他骨子里不是人哪!

        来者赫然是天罚圣地玄兽皇者,云扬的老相识,蟒九!

        蟒九冷哼了一声:“你们三个老家伙都能从老鼠窝里爬出来了,我还能不来?再说了,云扬可是我认下的小兄弟,与你们交情大大不同,听说他宰了你们的儿子,老夫可是害怕你们欺负他,当然要过来当个靠山,撑撑腰!”

        北宫琉璃笑骂道:“就你老货话多!就算我们真要欺负他,凭你老哥一个能拦得住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蟒九哼了一声,淡淡道:“我自己或者独木难支,但我可以保证,但凡你们敢动一动,那就是玄兽尽出天罚,玄黄非止人修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蟒九此说,三位宫主的脸色尽皆变了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玄兽尽出天罚,玄黄非止人修?!

        前者道尽灭世之战的意愿,后者更是摆明立场!

        天罚圣地,竟然会因为云扬一人之故,踏足人世,这……这可是太骇人听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你疯了!”东方浩然低声怒喝一声:“大喜的日子,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蟒九嘿嘿一笑,道:“既然知道是大喜日子,你那么惺惺作态唬谁呢,还不赶紧进去是正经,留在外边给人参观么……恩,那边的小子,赶紧给老夫通传,就说是你家府尊的老大哥,天罚圣地蟒九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明秀震惊得浑身都是僵硬,勉力维系强撑着唱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有一道充满了热情氛围的清朗声音响起:“哎呀呀……三位宫主与天罚圣主大人联袂而至,大驾光临,九尊府上下蓬荜生辉,倍感荣宠,云扬有失远迎,罪过罪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尊府方向,陡然云雾尽散,云扬,天残十秀,还有之下的各殿殿主,圣主,各门派掌门,全都一起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的是以最浩大的阵仗将这几位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狂风,风破天,幻文渊,兰亭四人再见云扬,恍如隔世,每个人的脸色都忍不住地变了变,有意无意的将目光偏到了一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再见云扬,四人尽皆心有余悸,情不自禁的心生恐惧,毕竟云扬给几人造成的恐怖,难以磨灭,无可消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今宵城的时候,其余圣子搞风搞雨的那些事儿自己都没参与,就只有看热闹的一门心思而已;但是,对当时云扬的杀伐果决仍旧历历在目,但凡想起来就难免一阵阵的头皮发麻,脊梁沟冒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之间,合共八位圣子,尽数被云扬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全都给杀了!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数十位圣君的联手围攻,云扬更是以摧枯拉朽一般的强势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犹记当时,自己远远地看着那冲天而起的血光的时候,是一种什么心情!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一个杀神!

        时至今日,因为那一役而元气大伤的三大天宫之主亲自前来恭贺,天罚圣地更是近乎倾巢而出,一干兽王一个不落的全来了,甚至还有兽皇驾临。

        瞅最后到来的那位,隐隐然就是与三大天宫平起平坐的架势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四人只有一个念头:还好还好……幸亏我当时就是去看热闹的,没有树立这等不可匹敌的大仇,要不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幻文渊。

        幻文渊为人还好,却是嘴贱,当时在金宵楼可是对云扬一而再的口出不逊的,煽风点火,一张嘴痛快的很。此际自然更是心中打鼓,这位爷不会记恨我吧?我……我真没想干啥,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痛快痛快贱而已啊……千万不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九尊府上下,以及周围千山万壑,无论人还是玄兽,尽皆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!

        九尊府一次大典,举凡与会之人,尽都是此世有头有脸之人,整个天下的巅峰级数人物,基本全部都邀请到来现场,这等盛举,非但是空前的,很大机会也是绝后的!

        九尊府大殿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优雅的静室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浩然等人安然坐下,蔼然道:“其实咱们也在前面大殿就坐,大家在一起也热闹些,实在没必要单独为了咱们四个整出这么个安静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扬嘿然道:“东方宫主您的心太大了,你们还是坐在这边……真让你们去前边,外面的人只怕连大声说话也是不敢的,我今天这是并派大典,可不想整得跟坟墓一般的安静,所以你们老几位还是在这边聚聚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西门翻覆大笑一声,道:“这话倒也说的是,万一真吓尿几个,可就为这个大典增加了不少味道,还是咱们老哥几个聚聚就好,云兄弟安排得得当,得当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浩然与北宫琉璃一起转头看着西门翻覆,两人眼中尽是满满的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货,这强调……貌似有些不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语气和蔼如斯倒也罢了,怎地连云兄弟都叫上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什么节奏?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浩然皱起眉头,摸着下巴,满眼狐疑的看着西门翻覆;犹记当日这家伙可是对云扬很有怨言的……就算是以大局为重,将仇怨放下了,但总不至于直接解开那重心结了吧?!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什么融洽相处,称兄道弟……他不要身份的嘛?

        北宫琉璃也是阴沉着脸看着西门翻覆;北宫琉璃的脸色,一直都不好看,儿子被杀,自己这个当爹的却只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……这一口气,憋得较之东方西门两人更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大局为重的认知让他不可能对云扬如何如之何,但北宫琉璃却另有心思,若是妖族之乱平息了,大家都安然无恙的话,那说不得还是要和云扬做过一场的!

        大丈夫恩怨分明;有恩还恩,有仇报仇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际看到同样被杀了儿子,之前还表现得比自己更加气愤多多,骨子里更是个妻管严的家伙居然开始和云扬称兄道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北宫琉璃就感觉,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,完全的无法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俩人莫名其妙的目光,西门翻覆不由得老脸一红,色厉内荏的凶狠道:“看什么看?!没看过高人气派,渊渟岳峙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浩然眼中星辰转换,灵思瞬转,良久才淡淡道:“过了这事儿,记得跟我们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翻覆哼了一声,闷闷的不说话,同样过了良久才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独食从来都不见得是好事,尤其另外两个当事人还是跟自己并驾齐驱,到节骨眼的时候可以不顾面皮的狠角色!

        太阳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事物而稍停,始终在空中缓慢的爬行,眼看着,即将时至正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,九尊府钟声隆隆响起,四面八方,远近皆闻。

        观礼台前,此际早已经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际,连战无非等地位崇高的大人物,也都已经在观礼台前站立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目光所聚集之处,乃是一座巨大的高台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台就是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上方,一杆银色瑰丽的天运旗迎风招展,绽放出千万道灿灿银光,绚烂无比!

        钟声经久不息,阳光愈见温暖,热烈,终于一点点的挪移到了正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吉时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司仪的天问顾茶凉高声喝道:“日正中天!九尊府,如日中天!吉时已到,并派仪式,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提聚起了所有玄气,高声道:“有请,东极天宫宫主东方浩然大人、西天圣宫之主西门翻覆大人、北荒魔宫之主北宫琉璃大人、天罚圣地之主蟒九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影蓦然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茶凉话音未落,东方浩然蟒九等四人已然出现在观礼台最前位置,高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西南北,各据一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同时躬身行礼。对这四位此世至高无上的存在,表达自己最深的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请,九尊府之主,玄黄云尊大人,天运旗下就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银色的天运旗下,不知道何时,已经多了一位卓然站立的身影;此人一袭紫衣飘飘,头上紫色面罩,身长玉立,说不出的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请,九尊府史无尘,洛大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史无尘等连同钱多多,鱼贯登台,围绕九尊府天运旗而坐,人人脸色肃穆空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请凤鸣门掌门萍踪月,第九尊府掌门计灵犀,上官灵秀,天下商盟盟主萧无意,携天运而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空中,一道银光闪烁,正是萧无意双手举着一面银色天运旗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方空中,亦有一片青光闪烁,萍踪月双手举着青色天运旗,衣袂飘飘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方空中,同样是青光闪烁,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一左一右,合执天运旗,翩然若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派仪式中的最重要一项便是合并各家的天运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说到并合天运旗,必须要由掌门人亲自持旗,万众念力汇聚,这才能令天运汇流,归于并合之派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巍巍玄黄,赫赫九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茶凉一声高唱,云扬浑身上下紫气翻腾,激荡不息,九尊府天运旗突然间离地飞起,直飞三百丈,在空中化作了足足千丈大小的天运旗旗面,银光更是暴盛,比之前强盛了百倍以上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人都感觉眼睛一阵刺痛,难以直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众人却并无惊惧之意,心头反而隐隐觉到,一种独属于“大道”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合,天运旗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茶凉又是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计灵犀上官灵秀与萍踪月萧无意同时飞身而临,将各自携带着的天运旗,斜斜向着空中九尊府的天运旗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势道尽头,四人同时松手,本身在空中悄然站立,唯那三面天运旗,却是去势不改,继续向着九尊府天运旗那边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凤鸣门与第九尊府的两面青色天运旗,率先接近了九尊府的银色天运旗,骤起呼的一声轻响,却是围绕着银色天运旗急疾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瞬息之间,双旗已然转动了九百九十九圈,九尊府天运旗银光再度暴盛,辉映天地,直通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银光大盛之瞬,那两面青色天运旗已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眼见如此盛景,愈发的目不转睛,眼见九尊府天运旗所在位置高度不改,旗面却陡然扩大了一倍左右,旗面流溢的银光更加如同实质一般,却再无刺目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稍迟于前两面青色气运旗,已然停在空中的天下商盟天运旗再度动作,缓缓接近,两面银色天运旗,一大一小,在空中招展,同时归于沉寂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,九尊府的天运旗银光再度高涨,而天下商盟所有的天运旗银光却是越来越暗淡,大约百息时间之后,几近黯淡无光的天运旗呼的一下子冲进九尊府天运旗之中,旋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三旗来归的九尊府天运旗动作仍未止息,咻的一下子直冲天际高愈百丈,随即,银光再度喷薄而出,在场众人再无人可以看清楚天运旗此际的具体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那通天彻地的银光,在映射长空万古,光照大千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